“眼镜法官”李宏权风雨十六载 感人事迹受关注

湖南在线怀化讯( 记者 杨磊 实习生 周栋 ) 沅陵县地处湖南省怀化市北端,官庄镇是沅陵县委县政府早在2003年首批重点开发的集镇。随着常吉高速的建设,新型城乡一体化建设的稳步推进,官庄开启了小城镇建设开发的新征程。 随着部分地方撤乡并村,官庄镇现有常住人口8万多人,流动人口超过4万,全镇下辖48个行政村(居),农民工占就业人口的80%,由于各种复杂原因,劳务纠纷、经济纠纷、婚姻纠纷等一些因素成为了一些群众,特别是农民工面临的突出问题, 沅陵县人民法院官庄人民法庭今年已经处理案件500多起,但进入法律诉讼程序的案子却为数不多,大部分矛盾纠纷是通过法官们协调在庭外成功解决。

在镇上,一位名叫李宏权的“眼镜法官”给当地群众和外来农民工留下了深刻印象。

李宏权,今年37岁,湖南省沅陵县七甲坪人, 1992年毕业于的原湖南省政法学院,成为当时沅陵县人民法院第一个政法学院毕业的法官,之后,李宏权又成为沅陵县人民法院第一个拿到司法考试资格证书和第一位通过怀化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长资格考试的专业法官。

大学毕业之后的李宏权当时怀着和年轻人一样的梦想走进工作岗位,1992年,21岁的李宏权分配到沅陵县麻溪铺法庭工作,他在那里工作了三年,辖区的每个村落都留下了他走过的脚印。1996年,他被调到自己的家乡沅陵县七甲坪镇法庭工作,他在家乡和妻子结婚,10月1日,随着儿子的降生,给李宏权带来了人生最大的喜悦。当了爸爸之后,他被调到沅陵县五强溪人民法庭工作,到了2002年,随着沅陵县小城镇建设开发的日益推进,官庄成为了对外开放的重点乡镇。2003年,李宏权被调到官庄人民法庭,此时,有着10多年法官经历的他,继续着他的工作,2006年4月28日,李宏权被沅陵县人大常委会以全票通过任命为官庄人民法庭副庭长,开始了他作为法官的新使命。

由于眼睛深度近视,高高的鼻梁上挂着一幅900度的镜片,黑黄的皮肤,和蔼的笑容,言谈举止之间不乏一丝幽默, 这就是群众常说的“眼镜法官”李宏权。走进官庄人民法庭,看到的是简陋的办公桌上推满了卷宗,旧床铺旁边放着两把小木椅,李宏权就和他的同事生活在工作岗位上,这里的四名法官平时工作很忙,很少回家与家人团聚,半斤腊肉,两把蔬菜经常成为他们最丰盛的晚餐。

杜家坪王稠村是距离官庄最远的村子,由于山高路险,来回一趟需要整整一天,一次,李宏权背着胯包和文件,大清早从官庄出发,汽车开到杜家坪乡就进不去了,随后,他叫来一辆摩托车,沿着简易公路开了十多公里,由于办案地离王稠村还有十公里,里面没有通公路,李宏权不得不翻山越岭,开始步行。走到乡亲们家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一点多了。看到“眼镜法官”来了,一些群众放下手中的活,围在一起,认真听“眼镜法官”讲道理。不知不觉,吃晚饭时候到了,而李宏权却在老乡们的挽留声中返回,这时,天空下起了雨,“眼镜法官”的背影伴随着蒙蒙细雨渐渐消失在了这个偏僻的村子,“ 李庭长,眼镜,老李,李青天,欢迎您再来,下次一定要吃一顿我为您做的饭……乡亲们的声音不断的在山谷中回荡着”。

今年45岁的张明建曾经是官庄司法所的一名普通干部,1994年的那场车祸使他失去了双下肢,造成肢体一级伤残。虽然得到了相关赔偿和补助,随着自己的小孩开始长大,自己又完全丧失了劳动力,生活一度陷入了困境。李宏权得知了张明建的情况后,被他的坚强毅力所震动,于是,决心帮助张明建度过难关。经过多次申请和争取,张明建不但领到了每月150元的生活补助,自己的孩子学费和生活费都被免掉了。“李庭长十分关心,他每次回乡下老家都会经过我们家,他都会来看我,每次都在鼓励我。” 张明建告诉记者,李庭长其实自己的身体也不是太好,加上高度近视,为老百姓办了很多实事。他总是不吃百姓一顿饭,不抽老乡一根烟,是百姓眼中的道德典范。

从参加工作开始,李宏权就明白法官是一个神圣的职业,担负着司法为民,创建和谐的使命,深感责任重,压力大,记者在官庄法庭的一周活动安排计划表上看到,李宏权几乎每天都有任务,每周都要下乡,为了让乡亲们听得懂法律,李宏权就把相关法律条款“翻译”成方言,很多老百姓都主动向“眼镜法官”请教知识。郑启宏原来是一位教师,之后下海经商,回到官庄后做起了小本生意,他对法律就特别爱好,空闲的时候,总是去找“眼镜法官”讨教维权方面的法律知识。他告诉记者,官庄法庭虽然条件简陋,但是几位法官坚定不移的工作在岗位上令人感动,他们为很多农民朋友解决了问题。“ 我在官庄生活了这么久,根本没有出现一起因为判决不公正而引起的信访或上访案例,走遍官庄的每个村寨, 几乎所有人都知道法庭有个眼镜法官,在大家眼里,李副庭长是一位众口称赞的好法官。”

2008年10月17日, 这一天对于来自湘潭县石鼓镇大坪台村的农民工朱建辉来说是非常激动的一天, 沉闷了近一年的烦恼终于尘埃落定,经过法庭判决,包工头拖欠的12万元农民工工资即将被追回。

去年年初,朱建辉带领四十多位农民工来到沅陵县官庄镇打工。一年下来,得到了只是一张包头李文湘开出的12万多元的工资欠条,截止2007年的除夕夜,朱建辉一共只得到8500元钱,朱建辉把钱全部分给了没有钱回家的其他农民工兄弟,自己留在了官庄。没地方住,也没有钱回家。而在湘潭老家,回去的部分农民工将朱建辉家仅有的一头母猪和几头猪崽卖掉了,粮仓里的1000多斤稻谷也被挑走,妻子无奈之下来到了官庄,自己80多岁的父母和10多岁的孩子丢在家里,无人照顾。

就在朱建辉即将绝望的时候,一位带着眼镜的,衣服上挂着一枚天平徽章的中年人出现在自己面前。经过交谈才得知他就是官庄镇人民法庭的副庭长李宏权。当了解完朱建辉的遭遇之后,李宏权的眼睛湿润了,并立即买了两张去往县城的车票,他带着朱建辉来到了沅陵县人民法院,赵院长得知后立即批准免去朱建辉的诉讼费用。官庄法庭正式立案开庭,经过审理,法庭一审判决农民工代表朱建辉胜诉,法院在执行中对被执行人李文湘进行了司法拘留。

记者在官庄找到了朱建辉,他对记者说:“ 自从认识李庭长之后, 他一直都在关心我们, 他还掏出了500元钱生活费给我们,让我们几十位农民工在最无助的时候看到了希望,他就好比是我的兄长,真的谢谢他。” 说音未完,朱建辉流下了感动的泪水,而旁边他的妻子更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泪流满面的告诉记者,当自己的丈夫一无所有的时候,李法官给了我们物质上和精神上的最大帮助,“ 是法律给了我们希望,他是我们农民工最忠实的朋友,我知道李法官也是农村人,并不富裕,他还在不断帮助我们,真的谢谢他。”

张学军也是一位来自湘潭的农民工,包工头李文湘以给农民工发工资为由向他借了4万多元,李文湘不但没有给农民工发工资,也没有按时还钱,为此,张学军和妻子之间多次发生磨擦,生活没有着落,过得十分困难,无奈之下也找到了李副庭长。李宏权帮助张学军垫上了全部诉讼费,法庭正式立案。在谈到“眼镜法官”时,张学军同样显得十分激动,他说李副庭长平易近人,为农民工维权,为百姓申张正义,李副庭长的故事在农民工中间已经被传为佳话,“大家都在说讨不到工钱就去找眼镜法官。”

官庄镇人民法庭庭长张干明是官庄法庭工作时间最长,经历最多的老法官,是官庄法庭的一块“牌子”,仅在官庄工作的时间就超过10年,百姓都管叫他老张,老张告诉记者,现在群众的法律意识和维权意识都得到了增强,农民在处理很多纠纷时都信懒于法庭, 希望得到一个公正的审判。 “眼镜法官”来了之后,感觉总比以前忙了不少,有时候他为一个案子要跑三次乡下,庭里的四位法官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村人,对农村的生活深有感触,老百姓过日子真不容易,来一趟镇上很麻烦,为了方便群众,开庭的时候,也会把时间推迟到10点左右开始,我们就免去自己中午的休息时间,尽量让群众当天来当天回,减少不必要的浪费。

把法庭开到案发现场和田间地头是官庄法庭的另一大办案特点。一次,在潘香坪村, 十多位村民由于道路纠纷发生打架,接到群众反映后, 李宏权带领法庭的书记员和审判员立即赶赴现场,经过现场取证和耐心说法,当事双方百姓达成和解。

“都是一个村子人,同走一条路,同喝一井水,都是一家人,还有什么不能解决的难题吗,大家要相信,如果大家都能宽容和理解,那么这个村子不就和谐安逸了吗?” 李庭长的几句话,令村民深受感动,大家都说法官就是“和事佬”。李宏权告诉记者,诉讼外断案,不但可以节约司法成本,更有利于社会和谐和团结,“ 如果事情没有解决,即使判了也等于零,有时候把问题就地解决,就地消化,我们愿意做人民群众的和事佬。”

代益文是官庄法庭最年轻的一位法官,“在官庄,让我感受到了作为法官的神圣使命,我会向前辈学习,做一名领导放心,群众满意的朴实法官。” 袁占科来官庄法庭工作的时候同样不长,不过,他向记者说出了自己的感想,“ 如果说老张是官庄法庭的顶梁柱,而老李就是我们基层法庭的骄傲,眼镜法官是我们学习的榜样,正如群众所说,他是我们队伍中的道德典范。”

短短的两天采访时间,记者被法官们的朴实作风和敬业精神所吸引,记者来到了“眼镜法官”李宏权在官庄法庭的“家”,看见小小的卧室里面摆着一张床铺,只有一张桌子,电灯下面堆满了书籍,厨房里放着几件餐具,平时都是自己做饭,虽然李宏权对记者说自己耐得住寂寞,“工作压力最大的时候就是开庭的时候,生怕群众不满意。”

几位法官还告诉记者,干这一行,要能吃,没菜也能吃饭;能睡,走到哪儿都能睡;能饿,没饭吃也能办事;能走,再偏远的地方也能去。“ 老百姓信懒我们,我们就不能辜负乡亲们。”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